蔣介石與二二八事變
郭岱君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 蔣介石與二二八事變

1947年2月27日台灣專賣局在台北市查緝私煙,與市民爆發衝突。第二天,2月28日,衝突更加嚴重,暴亂蔓延全省,人命死傷及財務損失慘重,這場「二二八事變」 導致台灣社會分裂,對台灣造成長久的影響。
當天日記無一字記載
起初,陳儀(台灣省行政長官)和遠在南京的蔣介石都沒料到事情會變得那麼嚴重。陳儀以為情勢可以控制,而蔣則忙著戰後的幾件大事:淪陷區接收、政府重建、朝野政治協商、清剿共軍、物價控制等等,千頭萬緒,對千里外的動亂,沒有太注意。
他的日記顯示,2月28日當天,整天都在召開剿共會議,對於台灣的動亂,並無一字記載。隔天(3月1日)也只平淡的寫了兩行:「台灣群眾為反對紙煙專賣等起而仇殺內地各省同胞,其暴動地區已漸擴大,以軍隊調離台灣,是亦一重要原因也。」
隨後幾天,蔣注意的是陝北、山東等地的國共內戰。3月2日:「昨晚與(胡)宗南研討收復延安計畫。」3月3日:「剿討延安時機已熟,不能再緩。」
5日才發現事態嚴重
直到3月5日,陳儀請求派兵,蔣才發現事態嚴重。當天即指派劉雨卿率21師一個團、以及一個憲兵營開赴基隆。同日,電話指示陳儀:「政治上可以退讓,盡可能的採納民意,但軍事上則權屬中央,一切要求均不得接受。」 他還緊急召回國民黨台灣省黨部主委李翼中,要當面聽取報告,並派閩台監察使楊亮功到台灣,瞭解動亂的原因。
這個節骨眼,美國人還來湊熱鬧。5日晚上,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見蔣,稱台灣動亂嚴重,要求派飛機接使館眷屬離台。蔣對此很反感,在日記批評美國人「浮躁輕薄,好為反動派利用,使中國增加困難與恥辱,悲痛之極。」
滿腦子剿共戰爭及臺灣的變亂,蔣心情鬱結,3月6日日記寫道:「對戰局,對台事,憂戚無已。」
責陳儀無智處置不當
他仍認為兵力不夠是動亂的主因,也怪陳儀處置不當。在3月初「上月反省錄」中寫道:「台灣暴民乘國軍離台,政府武力空虛之機,發動全省暴動,此實不測之禍亂,是亦人事不臧,公俠(陳儀)疏忽無智所致也。」
陳儀得知蔣派來一個團的兵力,認為「不敷戡亂之用」,3月7日致電蔣介石,希望「加開一師,至少一旅」。 問題是,所有的兵力都已投入剿共作戰,已無兵可派。蔣再度責怪陳儀「不事先預防,又不實報,及事至燎原,乃始求援,可歎!惟無精兵可派,甚為顧慮。」
台灣情勢緊急,如何處置,必須速下決定。台灣是國民政府重要的據點,也可能是最後的據點,絕不能讓它陷於共黨之手。匆忙之間,蔣決定採取「懷柔」之策。3月7日,他在日記寫道:「善後方策,尚未決定。現時惟有懷柔。」
3月8日,加緊對台灣軍事與黨務工作的部署,把「督導臺灣事變之處理」列為「本星期預訂工作課目」的最優先事務。
全盤採納李翼中建議
8日中午,李翼中坦誠報告台灣情勢嚴峻,並提出解決的建議。蔣介石這才明白,事變的原因複雜,而最根本的原因是陳儀嚴格的社會與經濟管制措施。李翼中建議改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為省政府、多任用本省人、以及縮小公營企業範圍、並開放若干事業讓民間來經營。這些建議相當大膽,但蔣沒有猶豫,僅「稍作修改」,幾乎全盤採納。
台灣事務仍在弦上,而國共內戰已一觸即發,內外交逼,蔣介石在日記中寫下內心的焦慮:「華北延安匪禍正炙,而又加此不測,苦心焦慮,不知所極。」
不放心台灣的局勢,3月9日,蔣決定派國防部長白崇禧去台灣,並要蔣經國隨行。9日、10日連續兩個晚上,都和白崇禧仔細討論「台灣方針」。又擔心軍隊到台灣會展開報復,還特別指示劉雨卿「應特別注重軍紀,萬不可拾取民間一草一木。」
一再叮囑:不得報復
3月10日,蔣介石在國民政府國父紀念周講話,他說:「已嚴令留台軍政人員靜候中央派員處理,不得採取報復行動,以期全台同胞親愛團結,互助合作。」
從蔣介石給陳儀、劉雨卿的指示、以及他的日記看來,他不但沒有下達嚴厲鎮壓的命令,還一再叮囑「不得報復」。他只想「懷柔」,盡快穩定台灣局勢。
然而,21師抵台後,陳儀發布戒嚴,警備部隊毆打及拘捕暴徒,造成台民恐慌。12日,蔣介石得悉情況,立即給陳儀命令:「飭陳總司令切實制止報復行為」。13日,聽說劉雨卿部隊在台灣使用僅在大陸流通的法幣,台灣商民敢怒不敢言,也立即指示:「飭劉師長糾正,通令所屬嚴守紀律,以爭取民眾。」 同時親函陳儀,以極嚴峻的口氣指示:「請兄負責嚴禁軍政人員施行報復,否則以抗令論罪。」
令陳儀辭職設省政府
當晚在日記中批評陳儀:「公俠不自知其短缺,使余處理為難。」
所幸台灣局勢很快恢復,3月15日,聽說台中、嘉義、台東等地縣市長均已復職辦公,這才稍微放心,他記下:「台灣事變自軍隊運到後,已大半敉平,然以未曾根本解決也。可知新復之地與邊省全靠兵力維持也。」 也就是這一天,國民政府軍隊開始對延安展開轟炸及進剿行動,並在3月19日攻下延安。
局勢既定,16日晚,蔣介石命陳儀辭職。陳儀次日即請辭。4月22日,行政院會議決議撤銷台灣行政長官公署,成立台灣省政府,任命曾擔任行政院秘書長、駐美大使的魏道明為省主席。
魏道明改革撫平動亂
魏道明到任後,立即改革專賣局制度,撤銷貿易局,把幾個小型的國有企業私有化,還要求國營事業改革。省政府也把部分國有土地出售給台灣農民,並鼓勵以市場機制來分配糧食與經濟作物。此外,魏道明進用了許多才學具優的台灣人擔任高層行政職務。
雖然是應急、有限度的改革,但這些措施很快的撫平動亂,緩和台灣人民與外省人的關係。特別是國營企業開放民營的做法,為1949以後國民黨在台灣的政經改革埋下了火種。(作者為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院研究員)

http://www.worldjournal.com/view/full_news/11678876/article-%E8%94%A3%E4%BB%8B%E7%9F%B3%E8%88%87%E4%BA%8C%E4%BA%8C%E5%85%AB%E4%BA%8B%E8%AE%8A?instance=news_p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