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這學期剛好有一個主題是談孫中山,最近吵得很熱,貼文三篇來看看囉。孫中山當然是人,但我覺得也不應該搞成歷史大八卦嘛,一直強調他「人」的特質,也沒甚麼意思孫中山這個歷史人物的重要性,並不是他做為一個只會談情說愛的人而已吧,有新視角很好,但應避免是用八卦來看歷史人物,特別是孫。

新聞眼/真實國父 不會只有一種形象

【聯合報╱本報記者李明賢、范凌嘉】

文建會籌拍國父紀錄片,詮釋權引發學界兩極反應,對國父形象與定位南轅北轍;但歷史不是政治,應單純回歸「真實」,不美化、不偏頗。

國父六十年的革命歲月,如果要用九十分鐘呈現,不論是革命創建民國、二次革命、與軍閥斡旋、擬定三民主義、建國方略等,都只能片段呈現,難免顧此失彼,文建會要呈現「夢想家精神」,就是想著重價值與理念的傳承。

但過度政治力量介入,反而將扭曲歷史真實性,台灣過去在威權時代,刻意將兩蔣神格化,反而造成人民反感;這次政治人物「指導」文建會紀錄片,還不惜以糾彈權要脅,不但阻礙多元聲音的呈現,也可能引發反效果。

中共一九四九年建政,孫文被稱為「革命先行者」,這有歷史區隔意味;但孫文是中華民國國父,馬政府選在百年建國之際,籌拍國父紀念片也等於延續歷史傳承,象徵中華民國正統,更有政治涵義。

但若只是美化歷史人物,一味以教條式說理,拍出來的紀錄片,與大陸當年樣本戲有何差別?就好比電影十月圍城,雖遭批評是悖離史實,但電影場景呈現出的壯烈,不就是國父當年拋頭顱、灑熱血的真實寫照?

平凡也能見偉大,起草獨立宣言的美國第三任總統傑佛遜,儘管傳出與黑人女僕有染,但沒有美國人會否認他對國家的貢獻;即使如開國總統華盛頓,也非完美無缺,但美國人仍尊為國父。

孫文也應該是如此,真實的孫文不會減少民眾的崇敬。監委宣稱自己是學術權威,否決平路說法,但學術的真諦,不就在於不斷辯證討論?為何孫文只能有一種形象?誰有資格壟斷孫文形象的論述權?

近年對岸不斷反省毛澤東的歷史功過,學界不少討論,但台灣似乎比對岸更為保守,孫文竟比毛澤東更不容討論。若要讓年輕一代多認識國父,就應讓國父走下神壇,擁有人性的革命家更偉大,也更讓人發自內心的喜歡。

紀錄片爭議 胡佛、周陽山師徒聯手捍衛國父

【聯合報╱記者李順德/台北報導】

中研院院士胡佛與監委周陽山這次「師徒聯手」,捍衛中華民國五權憲法,過程頗具張力。一開始是由胡佛主動打電話給周陽山,提出他的疑慮,繼由周陽山整理投書,並致電文建會主委盛治仁。

為展現立論基礎有所本,周陽山昨天還搬出列寧對孫中山的看法,是「充滿崇高精神及英雄氣概的革命民主主義者」。

周陽山強調他有所本,二十八年前,他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研究所訪問了當時中國研究巨擘韋慕庭,並寫成「中國研究五十年」。

胡佛是國內知名憲法學者,任教台大政治系時,周陽山是他的學生,最近因為景美人權園區的適法爭議,監院還邀請胡佛擔任法律諮詢委員,一出馬就順利化解「聲復案」的程序爭議,依既定程序進行。

周陽山說,上周四胡佛看了文建會籌拍國父紀錄片相關內容後,打電話給他,指建國一百年基金會介紹的內容,包括「國父充滿熱情但欠缺抽象思考的拼裝出五權憲法、建國大綱及三民主義」等憲政結構內容,有必要匡正。

周陽山將他與胡佛討論的內容紀錄下來,並整理一篇近兩千字的文章;隔天他致電盛治仁,提醒盛「要非常審慎」;周轉述,當時盛治仁在國外,但認同他的說法。

周陽山掛掉電話不久,建國一百年基金會執行顧問平路打電話給他,做了不少解釋,強調自己很尊敬國父,兩人交換意見近四十分鐘;周陽山告訴平路,平路不是公務員,怎麼做他沒意見,但盛治仁不能不注意。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S6/5778773.shtml

紀錄片製作人平路:只想講個動聽故事

【聯合報╱記者何定照/台北報導】

國父紀錄片計畫引發抨擊,建國百年基金會顧問、國父紀錄片製作人平路表示,紀錄片一定會符合史實,只是會試著回到國父的人性面,講個「動聽的故事」,讓社會大眾不再認為國父遙不可及,「覺得這人可親,大家才會關切啊!」

平路研究國父多年、寫出「行道天涯」,面對近日抨擊,她感嘆「要不是我被國父深深感動,怎麼會花那麼多時間來研究、書寫?」未料被指「輕佻侮慢」。

平路說,她提出「更多元的國父」紀錄片建議,來自自身體悟。小學時她向國父銅像敬禮,只看到一號表情;高中時讀三民主義,國父依然遙遠。直到她赴美,意外在圖書館中看到國父相關資料,才發現國父原來還有浪漫的革命家形象,「那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精神面目、熱情天真的生命特質,都深深撼動我,也必能撼動今日年輕人。」

至於國父的五權憲法究竟是否僅是拼裝而成,平路認為,國父寫這些理論時,體系中其實有漏洞,然而這本來就待後人驗證、修補,「無損於他的生命特質」。談論國父,若還是一味講五權憲法多偉大,恐淪為教條,「和今日台灣也沒有關係」。

平路說,建國百年基金會想拍國父紀錄片,她私下問了幾位導演有無意願,大家都興趣缺缺,讓她覺得很可惜,所以才舉辦茶敘,並發表自己對國父的看法,希望鼓勵各團隊的想像力。如今片還沒拍就惹風波,平路擔心是否又會讓人退縮,她認為既然要藉建國百年讓民眾更認識國父,就該好好說故事,「把紀錄片拍成文宣片,豈不走回老路?」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S6/577887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