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心情不賴,雖然還未到「一掃陰霾」的好景,但最近發生的一些事,總覺有莫名的力量在保佑著,應該去行天宮拜拜了。
 
首先,最近迷上學電吉他,還聽了老友文隆的建議,去阿通伯學,真是感謝他與他的好朋友謝璇,讓我可以彌補小時候被音樂老師荼毒的遺憾。雖然,老婆還是不太爽,他認為我應該多花時間寫論文、陪孩子,但是我很努力的做到均衡與個人成長,希望老婆能夠體諒與支持。這個年紀還去學東西,是需要一點勇氣和衝動的,我並不是要做什麼音樂人,但是在學習一種新事物的過程,那種滿足與快樂,是工作與學業無法帶來的甜美果實,我希望能繼續下去,不要三分鐘熱度。買了一把6900的電吉他和5300的20瓦音箱,老闆有打折,但還是破萬,荷包大縮水,要特別注意了;這個禮拜日還要去高雄參加好朋友的婚禮,唉,車費加禮金又是一筆開銷,想到這隻狗兒還欠我法樂琪一餐,一欠就是5年,真是不悅。
 
        在民生事業上,東吳的課被減少了,說是聘一個新老師,把兼任的課分掉了。我想沒關係,少兼課雖然少賺一點奶粉錢,但卻多了時間寫論文,不是也很好嗎?但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感謝明志沈兄一直關心我,還一直請我吃飯,他把我的課加多,還讓我能夠開通識課,除了感謝還是感謝。因為之前所有開的課都不是通識課,而是歷史課程之必修或選修,課名與內容不能自己擬定,但這次可以開自己喜歡的課了,很高興,初步擬定課名就叫做「醫療、身體與性別的歷史」,還在草擬課綱,完成後會放在「醫療史新時代」上,再讓專家指教吧。
在學業上,最近把一些舊稿整理整理,一次投了三篇出去,被退稿也有一些經驗,慢慢地習慣了,要走這條路,被退稿是必須習慣的。其中有一篇文章,後來竟然得了「王玉豐年輕學者論文紀念獎」,非常高興與欣慰,要感謝瑞麟與祥麟老師的鼓勵與推薦,讓我可以有機會一試,也要感謝審查委員們,辛苦地看那篇冗長、難讀的論文,我其實真的沒想到會得獎,畢竟我對STS是完全的門外漢,雖然買了一些書籍囤著,但始終沒有機會細讀,未免心虛,還真應該請教老師,好好的讀一讀,也不枉費、辜負王玉豐先生致力於STS研究與努力推廣之精神,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