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個禮拜一起帶頭子和美果回中壢,妹妹也長大了,每次都不帶她,她會抗議,所以,以後就一起帶著吧。不過,帶兩個孩子跑行程真的很累,以前擺爛還可以靠老婆,但兩個孩子爸媽各帶一個,就沒有喘息的空間啦,這是宿命啊。
        前一陣子發生許多事,現在終於解決了,但是過程已夠折騰人,夫子難為,尤其是在現代社會啊。最近論文頗有進展,完成了一份表格,從過年一直搞到現在,過程也是非常漫長,但是做好後可以解決很多行文的問題與繁瑣,值得高興。
        跑去老友修全的店參觀,和老朋友聊天真好,回想國四英雄的時代,現在各有各忙,喜悅和感傷一起湧了上來,買了兩件衣服送老婆,老婆也非常高興。最近投了幾篇學術文章,被退稿的機率頗高,但還是值得一試,先想壞的就不會感到難過,是吧,這也是過來人的體會;學術之路有苦悶也有快樂,有老師希望我參與計畫寫書,剛好編輯也是我的同鄉,大家一牽就牽起來了,真是神奇。還有阿賢帶我去芝山岩史蹟導覽,讓我見識到他的博學與熱情,真是謝謝他,這樣我就可以規劃人文之旅,帶學生去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