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學期幫老胡在萬能兼幾堂課,忽然兼課時數暴增,快吃不消了。還要台北、中壢兩地跑,又要顧老婆孩子,真的很累。感覺這樣四處兼課好像打零工,很悲。但是聽到愈來愈多人還沒找到工作,而且兼課機會愈來愈少,就覺得自己還蠻幸運的,至少不用靠老婆養,還可以支付一點孩子的學費,已經很好了。寫論文要心懷感激和喜樂,不然這條路很難走下去。
        東吳今年要慶祝110年校慶了,我畢業那年是100年校慶,一轉眼,已經十年了,好快。這個禮拜還有校慶前的餐會,感謝聖光主任邀請吃飯,加這一攤,這個月總共要吃5攤,其他都是喜酒,體重也長進不少,但願不要痛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