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過年真是不平靜,先是媽媽感冒,又嘔吐,連年夜飯也沒吃;爸爸呢,除了抽煙燻人外,就是不斷的嫌東嫌西,藉機發脾氣、罵罵人。好不容易老媽病好了,又換我流鼻水、咳嗽了,很是難過。加上過年幾天陰雨綿綿,哪裡也不能去,大多數時間都關在家裡寫論文。感謝老婆幫我帶頭頭子,讓我可以寫論文,雖然感覺烏煙瘴氣的,但還是有做一些事,就覺得沒有浪費時間。看了幾本談論寫小說的書,就感覺熱血沸騰,想寫歷史小說,但是只是想而已,雖然有一些構想在腦海中轉啊轉的,但要寫出來,沒有時間是不行的,光想,就讓我失眠了不少時間,每天晚上都做一堆像是連續劇的夢,睡眠品質很不好,總之,這個年過得不是挺愉快的,但有和大學同學伯儒狗和葉狗喝咖啡,真好,還是大學美好啊!帶小孩、寫論文,一部DVD或電影都沒看,也有點小遺憾,多虧老婆體諒,基本上,我是一個寫論文的機器,好像沒什麼感情似的不停工作,喜怒哀樂,我不敢有,因為,論文會寫不出來;寫論文,只有鐵和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