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友共勉之!
 
事實上,絕大多數(或更大膽的說:所有的)曾經向SSCI 期刊投稿過的人,都曾有過被退稿的經驗,
即便是各領域的學術巨擘,亦難逃此項「命運」。
筆者即曾經聽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的林南院士說過:被SSCI 期刊退稿,乃是極其正常自然之事,
林院士更進一步地陳述他與其前輩,美國社會學大師James Coleman當年他剛拿到博士學位,前往John Hopkings 大學任助理教授,
當時JamesColeman 正好是John Hopkings 大學社會學系的系主任。那時候他們這些可憐兮兮、沒有任何投稿經驗的助理教授們,
為了拼 tenure,終日惶惶地努力做研究、寫論文,卻往往在投稿SSCI 期刊時,頻吃閉門羹,終至灰心喪志,不知如何是好。
後來有一次林院士有機會造訪James Coleman 的研究室,乃趁機向他討教如何寫出可以被SSCI 期刊來稿照登的研究論文
當時他本來預期James Coleman 這位在當時已經是譽滿天下,文章散見於各大重要社會學乃至其他社會科學SSCI 期刊的這位大師,
一定能傳授他一些「人所不知」的偉大秘訣或是高深招數,使他也能在短期內就成功地進軍SSCI 期刊。
沒想到,James Coleman 在聽完林院士的「不幸遭遇」之後,不發一語,只是轉身打開其研究室裡一個超大書櫃,
只見書櫃裡盡是一篇篇的論文稿件,堆積如山,幾乎要塞爆整個書櫃。林院士說他那時如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只見James Coleman以極為平淡的語調對林院士說:這些都是我歷年來被SSCI 期刊退稿的論文。
我並沒有比你幸運,也不見得有過人的能耐,我的論文之所以能夠登在SSCI 期刊上,是因為我鍥而不捨,文章被退了,就再改再投,
再被退,還是再改再投,一直到我的文章被接受方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