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史帝芬‧金談寫作的書,真的很棒。以前就讀過,但這次讀修訂版的,感覺文字翻譯更流暢了。史蒂芬說,他當初在寫作的時候,尚未成名,收入很微薄,常常阮囊羞澀,但是他的老婆始終支持他,而且給他很多靈感,他每次看書時,前頁有寫道:「獻給妻子」。短短一句話,往往令他會心一笑;他說:也許,作者就是希望能夠得到這樣一個共鳴,有人知道他感謝妻子的意義。這樣,令我感觸良多,自己來唸歷史學博士,感覺實在很沒出息,兼差錢賺得不多,也不敢承諾老婆自己會有什麼樣的未來,「喔,我今天努力寫論文,明天一定會成為大學者的」這類狗屁承諾,我可說不出口。但是即使如此,老婆還是給予我支持,他知道我在寫文章時雖然忙碌,但卻是快樂的,她支持我走下去,不計代價,盡量不和我吵柴米油鹽之類的雜事,我真的很感謝老婆,就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