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明志的新老師見過面了,我叫他沈兄,沈兄人很好,很客氣地邀請我一起討論將來課程改革的方向,他希望能讓我發揮專長,開類似醫療史的課,我很感謝他,看得起我這個晚輩。明志這一週也開學囉,一天上了六堂課,喉嚨果然抗議了,連帶地頭也痛起來。用中醫調調身體,又不放心,拿個西藥好了,西醫說我血壓有些高,中醫則說我腦壓高(他說我是從事消耗腦力工作的,果然對),總之,我自己知道,我只要一不注意運動或體重增加,就會有這樣的狀況,加上最近事情多,修一篇文章,傷腦筋快一個月了,真是困擾,這個中秋節要把它解決掉。身體還是最重要的,命先顧好再來談學術吧。

上東吳課時,有位學生提起:「你是曾經在陽明高中教過的皮老師嗎?」我說:「是啊」(以前曾幫葉學姐代課),我很感動,他說他覺得我一點都沒變,上課還是還有趣,而且還很像學生(這句動聽),他決定要每節課都來旁聽。這位同學已經大四了,我說,前途比較重要,趕快考你需要的證照,老師的課,想老師時再來聽,不用每堂都來,他說他想每堂都來。我真的覺得,當老師沒求什麼的,只要有一兩個這樣的學生,你就會覺得上課口沫橫飛是值得的;還有一位學生更有趣,他說他女朋友以前給我教過,叫他來選我的課,他很想選,但兩班人數皆已滿,無法收他,只能說抱歉,但,還是很高興,姓「皮」還是有好處的,好記,給我教過的學生好像都很難忘記有個老皮。不管我的學生在何方,做什麼事,老師都要給予祝福:中秋節快樂,要照顧好自己啊。

今年還教僑大特輔班,他們大多來自印尼,中文程度大概連國小二年級都不到,我很細心、用力的教,卻感覺成效不是這麼好。類似「分封」、「部落聯盟」這樣「艱澀」的詞彙,就可以解釋大半節課,我現在覺得我好像在教小學生,幸好,他們都還算聽話。這個禮拜還超感謝溫秘書,他幫我申請一張卡,以後至東吳上課就可以免費停車了,這對長途奔波的我來說真是一大福音呢。

這個中秋我奔回老家,老婆要出考卷,所以就帶著頭頭子在羅東。雖然不能相聚,但彼此都能有空間完成自己眼下最迫切的事,這也是很好的,只要心繫彼此,何來距離之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