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的真好,文章寫得好,要飯要到老,要到老老老老老老……。
 
 
笑我們這群文字小丑                  作者:鴉片煙榻上的絲旗袍,大學畢,從事新聞傳播業
 
許佑生因為世俗價值衍生出憂鬱症,差點想不開。

還好他用網路抒發情緒,網友報案於是他被送醫。

許佑生早年發跡文壇,述寫性學論調,相當幽默風趣。

近年來在蘋果日報開設專欄,口碑很好,只是這些好評和名氣都沒有回饋在實際的收入上。

非主流文學派的作家,通常都沒有榮幸活在大品牌出版集團的庇蔭下,但是那並不表示,所學不精或者作品不叫好叫座。台灣對於著作權法的不重視和社會價值的認定,造成太多出版人才被現實生活給揉捏毀滅。

不懂得配合出版社行銷的,不願意上節目譁眾取寵的,不肯寫氾濫的通俗主題的……種種不夠商業的個性造就成不夠商業的收入,於是乎這些文字小丑就如同許佑生說的,「我是每月賺不超過一萬五的宅男,收入方面我敗得一塌糊塗,連起碼的尊嚴都沒有。」

太多被美其名為作家的文字小丑,跟許佑生一樣,煮字療飢、只差沒有三餐不濟。

寫作之路的確太孤獨太苦。還,太窮!

在台灣這個所謂自稱有文化的島國上,社會價值總認定作家是曲高和寡的行業,也很少有父母鼓勵孩子從事創作。倘若有孩子喜歡塗塗寫寫,家長就會說你去當老師教中文,絕對不會鼓勵孩子走上寫作之路。

至於這樣的社會價值何來?

上教育部的成語網站看看,煮字療飢的釋義:賣文維生。如:他畢業至今仍然一事無成,只是煮字療飢,勉強糊口而已。

所以,『教育部』告訴我們,賣文維生是「一事無成」。

 

文章轉引自:http://news.msn.com.tw/news1377469.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