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如此重視歷史,真令人感動,臺灣也應該學一學。
        不過,人家請的都是研究美國史的專家或傳記學者,那些被臺灣學者捧得很高的所謂漢學家或他們的研究,是不被重視的。這再度證明了,老是捧人家(外國人)大腿,是沒有用的。「老是說別人怎麼好,自己國家的東西怎麼不好,就是要滅亡的徵兆」,一點沒錯,自己要發展出自己國家、民族的史學特色,不用捧外國人LP,騙自己說「很國際化」,只會被人家瞧不起而已。自己的歷史要自己作主!
 

林博文專欄-白宮的史學家饗宴

一九六二年四月二十九日晚上,甘迺迪總統夫婦在白宮設宴款待四十六位美國籍的諾貝爾獎得主。甘迺迪在宴會開始時對這批擁有一流頭腦的學者、作家及和平工作者說,白宮從來沒有聚集過這麼多的超卓之士和人類知識。他幽默地說,唯一的例外,也許是湯瑪斯.傑佛遜一個人在白宮單獨用餐的時候。

     這場諾貝爾獎得主的盛宴已成絕響。四十七年來,白宮曾繼續邀請過不少諾貝爾獎得主和其他知名學者、作者與藝術家聚餐或喝咖啡,但從未像甘迺迪時代那樣又風光又有格調。

     六月三十日晚上,歐巴馬邀請了九位當今美國最有名亦最具影響力的歷史學家到白宮吃飯、聊天,在享用羊排、沙拉、紅酒和咖啡之餘,大家進行了兩個多小時的腦力激盪。

     這九位史家有大學教授,也有民間通俗史家,八男一女,個個著作等身,他們的主要研究對象是美國總統,因此又被稱為「總統史家」。他們是以研究羅斯福和林肯出名的朵麗絲.庫恩思.古德文(Doris Kearns Goodwin)、已出三大本詹森傳的羅伯特.卡洛(Robert Caro)、不久前出版尼克森與季辛吉關係的羅伯特.戴立克(Robert Dallek)、最近才推出老羅斯福與環保的道格拉斯.布林克利(Douglas Brinkley)、研究小羅斯福的史坦福大學教授大衛.甘迺迪(David Kennedy)、深入闡釋林肯蓋茲堡演講的蓋利.威爾斯(Garry Wills)、常上電視發表評論的麥可.貝希洛斯(Michael Beschloss)、出版過二十二本著作的德州大學教授布朗茲(H.W.Brands)以及那天晚上與會的唯一黑人史家兼法學家、擁有哈佛法學士與普林斯頓史學博士現任教哈佛法學院的肯尼思.麥克(Kenneth Mack)。

     好讀書的台灣知識分子對其中大部分史家都會很熟悉,像古德文、甘迺迪、卡洛、戴立克、貝希洛斯、布林克利和威爾斯等人。看到出席晚宴名單,覺得奇怪的是怎麼沒有號稱當代美國通俗史家泰斗、寫過杜魯門傳(獲普立茲獎)、約翰.亞當斯傳和老羅斯福青年時代的大衛.麥卡勒(David McCullough)。麥氏正在撰寫近代史上著名美國人在巴黎的生活,也許人在海外趕不回來。

     歐巴馬問他們正在寫什麼書、作什麼研究。古德文說她準備寫老羅斯福傳(即西奧多.羅斯福),剛好多產的(幾乎兩年一本)布林克利才推出老羅斯福開創環保與保護自然資源的著作。古德文做過詹森總統的助理,也幫過他整理回憶錄,就在當詹森助理的時候,認識她的丈夫,為詹森撰寫演講稿的李察.古德文。提到詹森,歐巴馬那天晚上特別誇獎正在全力撰述第四卷詹森傳的卡洛,其中一卷已獲普立茲獎。歐巴馬對他花三十年間研究和撰寫詹森,佩服不已。

     歐巴馬告訴九位史家說,他就任後忙得沒有時間好好看書,每天盡可能在九點到半夜的時間看點書和思考,每天至少看十封全國各地的來信。他說,看健保和經濟簡報,花他最多時間。

     那天陪歐巴馬招待史家的只有幕僚長艾曼紐爾和女黑人資深顧問瓦萊莉.賈瑞特(Valerie Jarrett)。這場聚會即是由賈瑞特一手操辦,她和艾曼紐爾都是「芝加哥幫」,但據說這兩個人之間為了爭權和爭寵而有點矛盾。不過,歐巴馬說他和第一夫人米雪兒都把賈瑞特當「家裡人」看待。賈瑞特是律師出身的單親媽媽,有一個女兒(現就讀哈佛法學院)。

     歐巴馬在席間向史家請教不少問題,並請他們提供意見,寫過兩大本詹森傳和甘迺迪傳的戴立克坦言,當年詹森既要在國內推動「大社會」政策以提升人民生活品質,又要應付越戰,不但吃力不討好,結果兩者皆未善終。意思是指歐巴馬現在既要推行全力健保和經濟復甦,同時要升高阿富汗戰爭,應注意以往的教訓,勿使國內外政策相互抵消。也有史家提到小羅斯福、杜魯門和柯林頓都未能在全民健保上克奏膚功。

     但歐巴馬斬釘截鐵地說,他一定要完成健保立法。

     歐巴馬和九名史家談興很深。曾在芝加哥大學法學院兼課教授美國憲法的歐巴馬,顯然很陶醉這種充滿學術味道的「吹牛會」(bull session),他可以知道外在世界對他的看法與期待,他也能從學者口中充實自己。那天深夜散會後,歐巴馬對幕僚說,太好了,以後要繼續找學者來聊聊。一個總統在百忙之中,還能想到向學界尋覓「源頭活水」,這說明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