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隆老友說,今年他們學校歷史系送出了十個博士出來,一下子投入就業市場,目前只有一人找到正職,真可怕,還有我們學校、清華、台大、中興、文化等學校的歷史博士,都畢業一批學生的話,再加上國外的歷史博士,那可不就把就業市場漲爆了?文隆說,因為少子化,所謂流浪博士的問題只會更嚴重,我完全同意他的說法,可也萬般無奈呀。今年臺大歷史系開一個缺,不知何學姐有無機會?希望有我認識的人可以上榜。讀博士這麼久還是失業,情何以堪,唉,我也不急著畢業了(為因應失業博士潮,現下學界還有一個怪現象,就是應徵時規定要有博士後經歷。基本上有正職工作可以先上,誰願意先博士後啊?有博士後研究經歷當然是好的,可是在大學任教,「教學」本身就很重要,為什麼每個人都一定只看、只求研究呢?臺灣的學升上大學,只是為了「研究」嗎?美國和英國也不會如此,為什麼臺灣這麼畸形?不解)。諸多利空之外,也有好消息傳出,就是政文學長進入東海歷史系任教囉,真為他高興,歡喜,他真的算是很順利的,著實讓我羨慕,可以天天逛東海夜市了,哈哈。下禮拜和他吃飯,再和他談一談,吸收經驗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