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一連串漫長的等待與擔憂,結果總算出爐了,我的申請案並沒有能順利通過,現在反而踏實了。那天(522)去參加研討會,回到宜蘭後已經晚上10:00了,已無力開電腦察看了。過去大約半個月的時間,我都會上網看有沒有新消息,為的是能夠順利規劃之後一年的生活。晚上三點多起床,還開電腦關心,結果就收到所方來信,說「雖然您的研究成績獲得肯定,但礙於名額限制,本所審核小組審慎評量後,不得不割愛。……」雖然事先老婆一直問我,如果申請案沒通過,我會怎麼想,我說,我當然樂觀以對;但是,看到結果出來,還是不免小難過一番吧。回到床上,半夢半醒之間,我看看老婆和孩子,撫摸他們的臉龐,是那樣的熟睡、滿足,如此景況,才應該是滿足的人生吧,人生,不是申請案,也不是計畫。
       第二天,我還繼續監考國中基測,在無聊的監考時光中,我學起老蔣的自省,發現這次挫折的本身更激發了我迅速寫論文的動力,向前衝的力量源源不絕的從我的內心中湧出,這種心境,跟我當年重考的時光很像,愈是逆境、愈是勇猛,我找回了過去的自己。最重要、最重要的一點,恐怕是申請案不過,我所有的講師工作都可以保留,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我又可以和我愛的學生們繼續相處,我可以繼續付出我的力量來教導學生了,這也是很棒的。如果我申請案過了,我反而要離他們遠去,人生,有得有失。最近,看了許多傳記,其中,蔣經國說的話,讓我很有感覺:有多少能力,做多少服務,不要爭奪。教書也是如此,如果能體認這一點,就覺得自己的責任與使命感之重大,絕非混飯吃或不時人間煙火般的關在研究室內吧,我覺得我的人生觀進階了。(待續)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