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上篇
 

「台灣獨立黨」事件 (1973-10-10)

     19719月下旬,臺籍人士鄭評赴日本參加「基督教反共聯合會」大會時,認識了「台灣獨立黨」主席施朝暉,兩人交談後,鄭評加入了「台灣獨立黨」。施朝暈將鄭評編為「台灣第十一號」,委派他回臺發展組織,展開活動。

        鄭評從日本返臺後,先後吸收了遊進龍、黃坤能、壟金鐘、賴錦堂、洪維和、林見中等13人加入「台灣第十一號」小組。從19722月到19739月間,鄭評先後召集6次會議,向小組成員分派了任務,並計劃用武力推翻台灣國民黨政府,包括暗殺政府高級官員,奪取軍械庫、攻取各軍事據點等。

        19731010,鄭評、賴錦堂、黃坤能、洪維和去台東找林見中,商談在東部建立聯絡站等事宜。當天,由台東抵高雄時,5人同時被國民黨調查局逮捕,並押返台北。次日(11)壟金鐘在家中被捕,12日遊進龍也在家中被捕。原來是賴錦堂早已向調查局自首,供出了鄭評等人。126,鄭評等被移送到景美「警總」軍法處看守所,10日接到起訴書。

        1974211軍事法庭開庭審理此案。411法庭判決,鄭評以顛覆政府罪被判處死刑;黃坤能、洪維和、林風中各被判處無期徒刑;壟金鐘、遊進龍各處有期徒刑10年。

 

民族主義」事件 (1973-2-17)

      1973217,台灣大學哲學系教師陳鼓應、王曉波以及一些台灣大學學生被國民黨當局拘捕,罪名是他們於1972124在台灣大學校園內舉行民族主義座談會,強調台灣與大陸密不可分,主張實現祖國統一,反對民族分裂,反對依賴外國,甚至搞台灣獨立。國民黨這一迫害愛國人士的行為引起臺大學生的強烈不滿。當月18日,臺大學生郭譽孚,在校門持刀剔頸,並用鮮血寫「和平、統一、救中國」的標語,以抗議台灣當局的反動行徑。隨之聚集2000餘學生和民眾,要求當局放人。國民黨懾於群情激憤,被迫將陳鼓應、王曉波等釋放。但一直派特務暗裏監視陳、王的行動。

    

成大」事件 (1972-12-xx)

      197212月,台灣當局逮捕成功大學等院校10餘名學生,罪名是組織「成大革命黨」,並「傾向中共」。據報道,成功大學學生蔡俊軍、吳榮文等閱讀被列為禁書的《資本論》等著作,思想左傾,於1971年組織成立「成大革命黨」,由蔡俊軍任主席,吳榮文任副主席,鐘俊隆任書記,成員約10人。他們經常收聽大陸廣播,印發毛澤東語錄,定期集會活動,發展組織。案發後,蔡被判死刑,後改為無期徒刑,1975年被減刑為有期徒刑15年。吳榮文、鐘俊隆判有期徒刑15年,其餘被判10年、8年不等。

 

「大同主義革命同盟軍」事件 (1972-10-xx)

     197210月,臺當局以「叛亂」罪逮捕洪維仁等30餘人。據報道,洪維仁等知識青年,認為國民黨高喊「革新」無意義,只不過是為繼續維護其腐敗的政權。為此,遂籌組「大同主義革命同盟軍」,進行活動。案發後,洪維仁被判有期徒刑10年,其餘同黨亦分別受到不同判處。

    

台灣獨立革命軍」事件 (1972-4-21)

      19718月,移居巴西的台灣雲林人溫連章,經巴西「台灣同盟會」負責人王瑞霖介紹,抵美國加州接受「都市遊擊戰法」訓練。9月,溫連章又抵日本受訓,並被任命為「台灣獨立革命軍」第二組負責人。1010,溫連章返回台灣,發展組織並準備開展推翻台灣國民黨政府的暴力行動。回鄉後,溫連章吸收其好友姜啟我、林國祥及鄰居張世明加入該組織。姜啟我又吸收壟文士參加。

        1972128,溫連章、姜啟我到下營周仔農路附近蕃薯園內進行爆炸試驗,3月初試爆成功。溫連章等擬定一連串的行動計劃,準備大幹一場。不料張世明向警方自首並供出了其餘4人。421,溫連章外出聯絡返家途中突遭台南縣「警察局」及便衣人員逮捕。當晚,林國祥、壟文士、姜啟我也相繼被捕。他們經兩晝夜的刑訊並被筆錄下口供後,24日被移送「警備總部」保安處。83又移送「軍法處」。

        19721229,經軍事法庭判決:溫連章、姜啟我觸犯《懲治叛亂條例》第2條第1項——「意圖以非法之方法顛覆政府而著手實行」,溫連章處有期徒刑15年,姜啟我處有期徒刑12年。壟文士、林國祥觸犯《懲治叛亂條例》第5條——「參加叛亂之組織」,各處有期徒刑5年。

 

「四·二一」事件 (1972-4-21)

      1972421,駐紮在台灣的美國軍事人員魯茲,蓄意殘殺了台灣酒女林維清。此事激起台灣人民強烈的民族義憤。台灣有關當局迫於社會輿論的壓力,不得不對殺人兇犯魯茲輕描淡寫地判處18個月有期徒刑。但是魯茲不服判決,提出上訴。台灣當畏懼美國的壓力,竟然宣佈:「魯茲於19702月末來臺,支持我反共戰爭,不無勞績,得依法減輕期刑二分之一」。台灣人民對當局這種媚外屈膝的行為,曾一再表示極大的憤怒與不滿。

 

《大學》雜誌事件 (1972-1-xx)

      70年代初,台灣新一代知識青年凝聚一起,組成了頗為堅強的筆陣,以《大學》雜誌為園地,作了一次集體性的意見表達,主要宣傳「革新保臺」主張。

        《大學》雜誌創刊於19681月,於1971年元月號發表了劉福增、張紹文、陳鼓應聯名發表的《給蔣經國先生的信》。該信成為臺呼籲「政治革新」的行聲。

        197110月,《大學》再發表《國是錚言》,從人權、經濟、司法、立法、監察等方面,對「國體」、「政體」與「法統」等問題深入進行探討,提出了「政治改革」的主張,其中對「法統」的挑戰最為敏感。該文尖銳批評道:「20幾年來,我們始終在維持著一個龐大、衰老而且與廣泛大眾完全脫節卻以民意為名的特權集團」。1972年1月,《大學》4週年紀念刊又發表了《國是九論》:一論基本人權,二論人事與制度,三論生存外交,四論經濟發展方向,五論農業與農民,六論社會福利,七論教育革新,八論地方政治,九論青年與政治。新一代在野問政至此達到最高潮。此時,《大學》的社務委員也從改組時的57人增至102人。

        《大學》的吶喊,推動了台灣大學校園的學生政治運動。陳鼓應在《大學》發表《開放學生運動》的文章中,建議開闢校園「民主廣場」,讓學生參與「政治革新」。《中央日報》則發表反駁文章《一個小市民的心聲》與陳鼓應展開論戰。197212月,陳鼓應在「臺大」「民族主義座談會」上發表有關中國統一的意見,次年2月被「警總」逮捕。此後,大學校園的政治性活動因此而低沉下來。

        19731月,《大學》雜誌集團以再度改組而宣告分裂。其成員一部分去當官,另一部分則成為日後在野勢力的主導人物。《大學》雜誌集團的革新運動至此曲終人散。

   

美國在臺機構爆炸事件 (1970-10-12)

      19701012197125,台南美國新聞處與美國花旗銀行台北分行先後發生爆炸,涉嫌的23人被國民黨當局逮捕。其中,謝聰敏(「台獨」分子)再度被捕判15年徒刑,魏廷朝(「台獨」分子)再度被捕判12年徒刑,李敖(作家)判10年徒刑,李政一判15年徒刑,吳忠信判12年徒刑,劉辰旦判15年徒刑,郭榮文判15年徒刑,詹重雄判15年徒刑,洪武雄判12年徒刑。

 

柏楊事件 (1969-9-xx)

     19699月(一說196834),著名雜文作家柏楊(本名郭衣沿)被國民黨當局秘密逮捕,罪名為「匪諜」和「侮辱元首」,被判徒刑10年。真正原因是柏楊之妻艾玫主編的《中華日報》家庭版刊登名為《大力水手》的外國漫畫,譯文由柏楊撰寫,描述父子二人在小島上爭當「總統」,觸犯了蔣氏父子。柏楊雖於19776月前被釋出獄,但臺當局仍提出以下三個條件加以限制:(1)不許提及往事;(2)不許舊調重談;(3)不許暴露台灣社會黑暗。

 

賴溪河、劉素菊事件 (1968-10-10)

      19681010,原師大學生賴溪河與同學、女友劉素菊,因對國民黨政府不滿,一同提著汽油,計劃燒掉總統府前的牌樓,未遂而被捕。警察又從賴溪河身上搜出一封無法寄出的給毛澤東的信,其內容為呼籲國共兩黨進行和談。賴溪河還交代,自己曾將裝有該信的信封展示給其它4名正在打麻將的同學看過。儘管這4人因忙於打牌並未看信,但仍立即被捕。

        審判結果,賴溪河、劉素菊被「法庭」指控為「陰謀顛覆政府」,而分別判處有期徒刑10年和12年;其它4人則以「不告密檢舉」、「警覺性不夠」判處「感化教育」3年。

 

 「民主台灣聯盟」事件 (1968-7-xx)

   19687月,著名台灣鄉土文學作家陳映真(本名陳永善)等36人被台灣當局以「組織‘民主台灣聯盟’」罪逮捕。其中,陳映真、李作成(高中教員)、吳耀忠(大專助教)、丘延亮、陳述禮各被判徒刑10年。

 

陳雨西事件 (1968-2-xx)

      19682月,留美夏威夷東西中心攻讀經濟學的研究生陳雨西,被台灣軍事當局指控為「閱讀毛澤東的文章和書籍」,以「叛亂」罪押回台北,並判處徒刑7年。

 

台灣大眾幸福黨」事件又稱「羅東案」 (1967-12-xx)

      該案中的陳泉福、林樹樅、黃英武等3人,曾參與顏尹謨等人組織的「全國青年團結促進會」的活動,同時又在宜蘭羅東從事「台灣大眾幸福黨」的活動。因此,該案係受「林水泉、顏尹謨事件」牽連而發的又一起「台獨」案件。196712月,台灣當局於宜蘭羅東逮捕陳泉福等人。審判結果,黃恒心被判刑126個月;陳泉福、林樹樅、廖正雄、黃英武各判刑12年;餘正男被判刑106個月;林德川、劉炳煌、壟耀光各判刑10年;黃正雄、黃茂男各判刑6年。被捕者還有簡金木、黃楨義、陳啟智、於盛世等人。 

 

林水泉、顏尹謨事件又稱「劉佳欽、顏尹謨事件」 (1967-8-28)

     1967828,留學日本東京大學法政研究所的顏尹謨因涉嫌台獨而被台灣當局逮捕。其後,劉佳欽(留學日本東京大學農經研究所)、黃華(基隆補習學校英文教員)、張明彰(台北市立圖書館大同分館主任)、呂國民(台北市古亭小學教員)、林中禮(淡江專校總務主任)、許曹德(中興氧氣行協理)、陳清山(東方中學教員)、顏尹琮(顏尹謨之兄)、林欽添、賴水河、林道平、張鴻模等人亦相繼被捕。

        在這些人中,顏尹謨、劉佳欽、張明彰、呂國民、林中禮、許曹德、陳清山、林欽添等人,均為1963年台灣大學、中興大學的在校學生,因當年一同參與為高玉樹助選和監選台北「市長」的活動而結為好友。他們多次討論,偏聽偏信在選舉中建立與國民黨抗衡而最終謀求「台灣獨立」的組織,並與日本的「台獨」組織取得聯繫。1966年,林水泉介紹黃華加入討論,並指示顏世謨、呂國民、吳文就等人多次根據日本「台獨」組織提供的宣傳品撰擬文章,印成傳單廣為散發。

        19661112,張明彰、黃華、呂國民、顏世謨、吳文就等人集會,決定將組織定名為全國青年團結促進會(故又稱全國青年團結促進會案),推舉張明彰為總幹事。此次會議由於有國民黨特務的潛伏參加,使該組織的活動從此受到當局的嚴密監視。同年124日,張明彰等人再次集會,通過組織系統推選張明彰、黃華、陳光英、吳文就為「中央常務委員」。次年12日第三次集會,通過大綱及誓詞,其宗旨為建立「新國家」,成立「新政府」、重新制定「憲法」、成立「國會」。隨後舉行宣誓典禮。在此期間,顏尹謨、劉佳欽先後赴日留學,與日本「台獨」組織聯繫密切,籌劃島內行動計劃。

        1967312,吳文就首先被捕。820,顏尹謨返臺後被捕,接著劉佳欽等人亦相繼落網。受此案牽連而被逮捕者多達247人,最後受到以「意圖以非法之方法顛覆政府」等罪名起訴者為15人。

        該案直至19691128才予審判。林水泉、呂國民、顏尹謨各判處有期徒刑15年;吳文就判處有期徒刑12年;張明彰、黃華、顏文琮各判處有期徒刑10年;劉佳欽、林中禮、許曹德、陳清山、林欽添、賴水河各判處有期徒刑8年;林道平、張鴻模以「知匪不報」罪判處有期徒期2年。1970820復判,張明彰、顏尹琮、劉佳欽、林中禮、許曹德、陳清山、林欽添、賴水河各加重2年徒刑。其餘仍維持原判。

       

《文星》事件 (1965-4-xx)

    196512月,由李敖擔任主編的《文星》因嚴厲批評國民黨官員而被迫停刊。

        《文星》月刊創辦於195711月。早期的《文星》,以「文學的、藝術的、生活的」取向出現於文壇。1959年其宗旨修改為「思想的、生活的、藝術的」。196111月,李敖等新青年的加入,其編輯重心更鮮明地轉向思想論戰方面,開始了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大力抨擊,同時極力宣揚西方的科學與民主,力倡文化的西化。這些做法,在台灣社會輿論界乃至政界引起各種不同反響。不少人強烈反對,「立法院」內甚至出現了「萬言質詢」。19628月以後,《文星》的鋒芒進一步指向對社會現狀的檢討,並開始把對思想觀點的反省和批判與社會的現狀聯繫起來。由於《文星》的吶喊和衝擊,使得當時因「雷震事件」發生後出現的言論界低彌狀態多少透出一絲活躍的空氣,特別是在青年學生中有較大影響。

        19654月,《文星》第90期遭台灣當局查禁。同年底,《文星》第98期刊登主編李敖所寫《我們對「國法黨限」的嚴正表示》一文,嚴厲指責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第四組主任謝然之壓制言論的行徑,由此遭到停刊1年的行政處分。1966年停刊期限將屆時,《文星》方面又接到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第四組的函件,聲稱「茲據有關方面會商結果,認為在目前情況下,《文星》雜誌不宜復刊。」《文星》終至殞落。《文星》主編李敖曾這樣評論《文星》的命運:「它生不逢時,也不逢地,最後在高壓之下殉難小島」。

 

彭明敏事件 (1964-9-20)

      1964920,台灣大學教授彭明敏與其學生謝聰敏、魏廷朝等,因一起起草所謂《台灣人民自救宣言》,主張倒蔣和台灣獨立,被台灣警備司令部逮捕。彭明敏任教於台灣大學政治係,曾留學日本、加拿大、法國,1963年當選為臺第一屆十大傑出青年。彭與學生謝聰敏等秘密草擬的「台灣人民自救宣言」,本計劃散佈全島,但「宣言」尚未發出就被「警總」逮捕。該《宣言》鼓吹「一個中國、一個台灣」,主張台灣人應「拋棄大國的幻想和包袱」,「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土——台灣國」。彭明敏等被臺軍事法庭以「叛亂罪嫌」起訴,196542分別被判刑。彭明敏被判有期徒刑8年,謝聰敏被判10年,魏廷朝被判8年。彭明敏於當年113日被「特赦」出獄,1970年又在美國精心安排之下,潛逃出台灣,後經歐洲轉往美國,繼續進行「台獨」活動,一直是「台獨」運動的重要分子。

    

吳明丸、楊國太事件 (1964-4-xx)

      19644月,國民黨駐金門部隊發生士兵吳明丸、楊國太等「叛變」事件,吳、楊被押解回台灣槍殺。詳情至今未見公佈。 

 

湖口兵變事件 (1964-1-21)

      1964121,駐在新竹湖口的裝甲兵副司令兼第一師長趙志華,策動所部清君側,指責時任蔣軍參謀總長的周至柔生活腐化。據稱,趙試圖發動兵諫,結果為該師朱姓中校政戰官所逮捕,事變未成。事後,陸軍總司令劉安祺自請處分;裝甲兵司令蔣緯國受牽連,被調職,自此以後也未再授以兵權。一般稱之為湖口兵變。此事的真相及細節至今仍尚未公開。

    

「台灣獨立聯盟」事件又稱高雄地區學校學生事件 (1962-7-xx)

      19627月施明德等30餘名青年學生被「警備總部」以「叛亂」罪逮捕。施明德,國民黨炮兵學校候補軍官班十三期學生;蔡財源,國民黨陸軍官校三十七期學生;黃自得,臺大法律系學生;以及陳三興、郭哲雄等青年學生,他們以串聯方式聚集一起,討論「台灣前途」問題,主張走「台灣獨立」道路,並成立「台灣獨立聯盟」。其宗旨是,「推翻國民黨,建立台灣民主共和國」。並分別在台中、高雄等地區發展力量。事情敗露後,均被國民黨逮捕入獄,受該案牽連的約200餘人。被判死刑、有期徒刑者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