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上篇
 

《中央日報》、《聯合報》社爆炸事件 (1983-4-26)

    1983426,台北《中央日報》社與《聯合報》社先後發生炸彈爆炸,炸毀部分門窗器物。台灣警備總司令部為此組成偵查指導小組,並成立四·二六項目,由刑事警察局負責偵查。1984218警總宣佈此事係台獨分子黃世宗所為。黃在逃,其兄黃世梗涉嫌藏匿黃世宗,被判處15年徒刑。

 

陳文成案 (1981-7-3)

     198173,旅美數學家、卡內基美侖大學統計學教授陳文成博士,被台灣警備司令總部」「約談後突然死於臺大校園內。台灣警備總司令部以陳在美國與台獨活動有關為由,約陳進行談話,並作了筆錄。據稱,談話後,陳神情極為沮喪,未幾即陳屍校園,情狀至慘。警總說陳係畏罪自殺,而台灣輿論界則多認為是當局威逼致死。此事在台灣島內外曾引起強烈反響,美國紐約等各地留學生紛紛舉行追悼活動,並以遊行示威抗議台灣當局的暴行,要求徹底查明真相。但死因至今仍未見公佈。

 

張春男案 (1981-1-17)

      1980年底,台灣「中央民意代表」選舉開始。這是「高雄事件」後的首次選舉。台灣當局為了控制局勢,在大選前頒布了《選舉罷免法》,並要求參選人不要在競選中涉及「高雄事件」,不許為「高雄事件」受刑人翻案。但選舉開始後,黨外勢力候選人卻均以「高雄事件」為訴求目標。1981117,落選的台中市「立委」候選人張春男(現已回大陸定居)以其競選言論「越軌」,違反「選罷法」,而遭台灣警方逮捕。20日駁回了其妻的交保要求。30日,台中「地方檢察處」以違反「選罷法」、作「煽動性宣傳」為由對張春男起訴。418,台中「地方法院」以在競選演說中「攻擊」當局、違反「選罷法」為由,判處張春男有期徒刑36個月。

    

林宅滅門血案 (1980-2-28)

     1980228高雄事件當事人之一、台灣省議員林義雄的住宅遭到血洗。其母林遊阿妹和林義雄的雙生女兒林亮均、林亭均參遭殺害,大女兒林象均身受重傷。事件發生後,台灣全島為之震動。29日,蔣經國令「警總」迅速破獲「林宅血案」。「警總」懸賞200萬元通緝兇犯,但案犯迄未抓獲。台灣輿論界普遍認為,「林宅滅門血案」是國民黨當局在高雄事件後,為了壓制日益崛起的黨外反對運動所採取的又一血腥「示警」手段。

 

美麗島事件又稱高雄事件 (1979-12-20)

      19791210,高雄《美麗島》雜誌社主要成員黃信介等與其它黨外人士,以慶祝‘國際人權日’為由,向國民黨當局申請在高雄市舉3萬餘人的集會遊行,但未獲批准。黃信介、施明德、姚嘉文、張俊宏、林義雄等不顧軍警阻撓,於當天晚上在高雄市街頭組織集會,高舉火炬遊行。參加者與圍觀群眾混集一起,約達2萬人。遊行者公開喊出「爭自由、爭民主、爭權利」的口號,要求台灣當局「開放黨禁、報禁」,「取消戒嚴令」。國民黨當局出動大批軍隊、憲兵、警備部隊和警察進行圍堵鎮壓,遊行者則以木棍、磚頭等為武器與之對抗,持續達幾個小時之久,傷亡200餘人。爾後,台灣「警備司令部」查封了《美麗島》雜誌社及康寧祥等「黨外勢力」主辦的《八十年代》、《春風》等雜誌,逮捕了黃信介、施明德等160餘人,拘留了不少與此事無關的人士。後國民黨軍事法庭判處施明德無期徒刑,黃信介14年徒刑,張俊宏、姚嘉文、林義雄、陳菊、呂秀蓮、林弘定各處12年徒刑。另,王拓、楊青矗、周平德、魏廷朝、邱茂男等30多人分別判處6年及4年徒刑不等。這是繼「中壢事件」後一次規模最大的反蔣事件,給國民黨在臺統治以沉重打擊。國民黨自己承認,此事件給國民黨這只「航在海上的船打了一個大沿」,「大傷」了國民黨的「元氣」,同時加深了黨外勢力同國民黨之間的「矛盾和對立」。 

 

高雄鼓山事件 (1979-12-09)

      197911月至12月初,黃信介的家宅及全省多處《美麗島》分社和服務處,相繼遭到一些身份不明的人的破壞。他們手執利器,甚至拿出手槍前來騷擾、恐嚇。同時,黨外人士的集會會場,出現的軍警一次比一次多。129,《美麗島》雜誌社高雄服務處的兩名工作人員——姚國建和邱勝雄,在高雄市鼓山街頭為次日紀念「國際人權日」大會作預告宣傳時,遭到鼓山分局警員的逮捕,並被毆打吐血昏迷致重傷。後經黨外人士抗議交涉,至次日淩晨方由南區「警備總部」釋放就醫。此事此起黨外人士的強烈不滿,雙方衝突急驟升級,成為次日「高雄事件」(又稱「美麗島事件」)的導火線。 

 

中泰賓館事件 (1979-9-8)

     197998,黨外《美麗島》雜誌社在台北市中泰賓館舉行創刊酒會。會場外面,以《疾風》雜誌社人員為首的反共義士和自稱的愛國主義人士,聚眾向黨外人士和《美麗島》雜誌社人員抗議、示威。他們高喊處死康寧祥吊死黃信介不消滅黨外人士不罷休等口號,並向賓館內正在舉行酒會的黨外人士投擲石塊、電池等危險物品,幾乎釀成流血事件。此即所謂中泰賓館事件

 

台中公園事件 (1979-7-28)

1979728,「中央民意代表選舉黨外候選人聯誼會」一行20餘人,在台中公園的草地上演唱台灣民謠,舉行聯歡。當地治安人員開來消防車,用高壓噴水槍驅散在場圍觀的群眾。現場一些自稱「愛國」的青年人,與支持黨外運動的群眾發生衝突。軍警以「制止混亂」為由,開來「鎮暴部隊」制止這次聯歡活動。此即所稱「台中公園事件」。這是「中山堂事件」後,台灣社會兩股政治勢力激烈對抗的繼續。

 

 彈劾許信良」案 (1979-1-25)

      1979125台灣省政府宣佈:桃園縣長許信良,於本月22日擅自前往台南及高雄地區,為餘登發被捕事件遊行,「廢弛縣長職務」,「省府」依據《公務員懲戒法》規定,送請「監察院」察查。420,「監察院」通過對許信良的「彈劾案」,指稱「桃園縣長許信良擅離職守,簽署污衊政府之不當文件,參與非法遊行活動,並違法助選,證據確鑿,均有違法失職之嫌,將予依法彈劾。」最後,許信良被「公務員懲戒委員會」處以停職處分,於71生效。此即「彈劾許信良案」。526,黨外人士為聲援許信良,於中壢市鳳仙飯店舉行「許信良生日晚會」,吸引群眾2萬餘人與會。「黨外」人士在群眾聚會上發表演講,抗議漢局蓄意迫害許信良。國民黨當局與黨外勢力的矛盾日益激化。

       1979728中央民意代表選舉黨外候選人聯誼會一行20餘人,在台中公園的草地上演唱台灣民謠,舉行聯歡。當地治安人員開來消防車,用高壓噴水槍驅散在場圍觀的群眾。現場一些自稱「愛國」的青年人,與支持黨外運動的群眾發生衝突。軍警以「制止混亂」為由,開來「鎮暴部隊」制止這次聯歡活動。此即所稱「台中公園事件」。這是「中山堂事件」後,台灣社會兩股政治勢力激烈對抗的繼續。

 

吳春發事件 (1979-1-21)

      吳春發(又名吳泰安)、于素貞(吳春發女友)、林榮曉、張森源、黃哲聰等一群旅日台灣人,於19782月在日本成立「台灣自由民主革命委員會」。是年6月,吳春發、于素貞、林榮曉等返回台灣,9月以「叛亂罪」被台灣當局逮捕。1979121,台灣當局「警備總司令部」指控「共諜」吳春發策動余登發、余瑞言父子叛亂(參見「余登發案」)。124,「警總」軍事法庭開庭審判吳春發案。416,判處吳春發列刑。罪名為在日本期間曾與中共接觸,領受「任務」,回臺策動「叛亂」。此後「軍事法庭」再審該案,判處林榮曉、李榮和各無期徒刑;于素貞有期徒刑15年;許春金、黃宗禮各有期徒刑12年;潘松雄、陳文雄、高金馬、劉慶榮、莊勳各有期徒刑10年;張森源、黃哲聰各有期徒刑8年。據報道,此案矛頭主要是指向台灣「黨外」地方勢力。

 

余登發事件 (1979-1-20)

     1979120,著名台灣地方人士、高前雄縣長余登發及其子餘瑞言,因主張台灣與祖國大陸及早實現和平統一,遭國民黨當局以涉嫌參與匪諜吳泰安叛亂案知匪不報罪拘捕。次日,地方人士及作家許信良、張俊宏、林義雄、黃順興、邱連輝、陳鼓應、王拓、張春男、施明德、楊青矗、姚嘉文、陳婉真、陳菊、邱茂男、何春木等20餘人聚集於余登發家鄉高雄橋頭鎮,高舉標語牌,遊行示威,散發傳單,要求國民黨當局立即無條件釋放余登發父子。時任「增額立法委員」的康寧祥等58名「黨外人士」,聯名寫信給蔣經國,對拘捕余氏父子錶示「嚴重抗議」。但台灣當局罔顧民意,仍於416由「軍事法庭」判處余登發有期徒刑8年,剝奪公權5年;余瑞言有期徒刑2年,緩期執行。

 

中山堂事件 (1978-12-5)

     1978125台灣黨外人士助選團在台北市中山堂召開了一次大規模的黨外候選人座談會。會議由黃信介、姚嘉文、黃玉嬌組成的主席團主持。康寧祥、張俊宏在會上發表專題演講,題目分別為《黨外人士對國家及人民的責任》和《新生代與民主政治》。到會的黨外人士及其它人士約達500人。座談會一開始,按程序唱「國歌」時,由於司儀要求與會者將歌詞中的「吾黨所宗」改為「吾民所宗」,以示三民主義「為全國人民所信仰」,而非僅國民黨所專。但是這項要求引起在場的《疾風》雜誌負責人勞政武等「反共義士」出面抗議,雙方發生爭吵。勞政武想上臺發言,結果在滿場哄亂聲中,被一群支持「黨外」的群眾拉推夾出會場。此即所謂「中山堂事件」。這是台灣兩股政治勢力矛盾進一步激化的表現。此後黨外的集會,由於有了這次因修改歌詞而發生的糾紛,就不再安排唱「國歌」儀式。

 

中壢事件 (1977-11-19)

      19771119,台灣當局舉行台灣省議員縣市長縣市議員及鄉鎮縣轄市民代鄉鎮縣轄市市長」「五項地方公職人員選舉時,參加桃園縣中壢鎮投票的選民,對國民黨當局用金錢收買、警察干涉等手段控制選票,以保證國民黨提名的候選人當選的舞弊行為極為不滿。在部分黨外人士帶頭下,上萬群眾包圍了中城鎮警察分局,當場燒燬8輛警車、60輛雙輪摩托車。國民黨出動「鎮暴隊」,向選民開槍射擊,打死1名大學生和1名工人,從而更加激怒了選民,選民放火焚燒了中壢「警察分局」。臺報稱,這是國民黨去臺後舉辦「地方公職人員選舉」以來所發生的規模較大的一次政治性事件。它對台灣國民黨獨裁統治的打擊甚大,至今仍對台灣政局產生著潛在影響。

 

人民解放陣線」案又稱戴華光事件 (1977-11-5)

      1977115,台灣警備司令部依據特務機關調查局調查材料,以判亂罪逮捕了旅美華人戴華光以及賴明烈(文化大學助教)、劉國基(輔仁大學研究生)、吳恒海(工技學院學生)、鄭道君(師范大學學生)、蔡裕榮(淡江大學學生)等人。國民黨軍事法庭判決書稱:戴華光在美國受中共煽動,成立人民解放陣線,製造動亂:(一)向在臺的美商投寄恐嚇傳單,限期離臺,隔絕台灣與外資合作,破壞台灣經濟安定;(二)利用台灣選舉機會製造混亂,並以暴力方式加速其行動;(三)在台灣內部發展組織,製造矛盾。據此對戴華光等9人分別判處徒刑。戴華光無期徒刑,賴明烈有期徒刑15年,劉國基12年,鄭道君、蔡裕榮、吳恒海等交付「感化」3年。後來據賴明烈稱,臺當局「扣」在他們頭上的「罪行」只有「十分之一是真的」,即他們是一群「民族主義愛國者」。其餘「十分之九都是調查局添油加醋任意編造」的。

    

炸彈郵包事件 (1976-10-10)

      19761010,台灣省主席謝東閔被郵件炸彈炸傷左手,轟動台島。事後,國民黨當局宣佈此案係台獨分子王幸男所為。

 

陳明忠、黃妮娜事件 (1976-7-xx)

      19767月至8月間,台灣工商界知名人士陳明忠等18人與黨外「立委」黃順興之女黃妮娜被國民黨當局以「匪諜」罪逮捕。同年1127日,陳明忠與陳金火各被判徒刑15年;蔡意誠、王乃信各判徒刑10年;李沛霖判徒刑8年;林淵輝、劉建修各判徒刑7年;黃妮娜交「感化」3年。其餘人下落不明。

 

顏明聖、楊金海事件 (1976-5-31)

    1976531,高雄地區非國民黨地方人士顏明聖、楊金海,被國民黨當局以意圖顛覆政府罪名逮捕,並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和無期徒刑。顏明聖早在1964年就曾因「發牢騷」,被國民黨當局以「陰謀組織叛亂集團」罪判了3年「感化」教育,但因未抓到切實證據,於1966年底釋放。1972年顏明聖參加「國大代表」競選,在競選演講時,喊了「打倒黨棍,消滅特權」的口號。後來他參加高雄市「議員」競選,在登記參選前夕被3名特務抓走。1975年顏明聖再次參加「立法委員」競選,由於言論激烈而再次被捕。1976年他還與楊金海等邀請「黨外人士」郭雨新舉辦一次「國是與國際問題討論會」,並籌備成立「台灣民主黨」,因而第三次被國民黨當局逮捕。

        楊金海是顏明聖選舉事務所的總幹事。他在擔任高雄縣「商會」理事長時,曾拒絕加入國民黨,又不與國民黨縣黨部負責人「合作」,因而早就結怨於國民黨。此次被捕,當局加給楊金海的罪名是「企圖破壞電力設施,涉嫌叛亂」。而據報道,楊金海去變電所,那是應一位在變電所工作的朋友之邀前去聊天,且在會客室登過記。這事卻被當局用來構成罪名,硬說楊金海在中秋節到中島變電所,「以賞花為名,現場勘探為實,企圖破壞電力」。

        由楊金海案,進而牽連到顏明聖。最後宣佈:判處楊金海無斯徒刑,顏明聖有期徒刑12年。

    

白雅燦事件 (1976-2-10)

      1976210,非國民黨台灣地方人士白雅燦,被台灣當局以犯多次叛亂罪判處無期徒刑。原因是:白在197512月台灣舉行「增額立法委員」選舉前夕,參加競選時曾散發傳單,提出要蔣經國公佈財產等29個問題,因而觸怒了國民黨當局。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