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份資料是從網站上抓下來的,雖然不是最詳細的介紹,但是整理的還算簡單扼要,也沒有過多的政治立場,對於想客觀了解台灣政治發展的同學,應該會有一些幫助吧。(年代由近至遠,分為(1-6)篇,依序貼出)MSN這點很差,貼常「一點」的文章都要分開來貼,太不人性化了。

 

 

1947-1990年來台灣發生的主要政治事件

 

許信良「涉嫌叛亂」事件 (1989-9-27)

      這是台灣當局近年來繼蔡有全、許曹德叛亂案之後,第二件與台獨有關的叛亂案。

        國民黨通輯犯許信良於1989927從美國乘走私船偷渡返臺,被台灣當局發現逮捕。對此,民進黨曾多次表示反對與杯葛,23日宣判許犯有「預備以非法方式顛覆政府」罪,判處有期徒刑10年,剝奪公權6年,依減刑條例減為有期徒刑66個月,剝奪公權4年。1990年李登輝任「總統」後改為「無罪釋放」。

    

余登發陳屍案 (1989-9-13)

      1989913上午,前高雄縣長、臺中國統一聯盟名譽主席余登發,被發現陳屍高雄縣仁武鄉八卦寮住宅二樓臥室地面上,頭部嚴重裂傷,血流滿地。據報道,陳屍處發現鵝卵石,疑為兇器,究竟是摔跤致死或是他殺死亡,尚確定案。台灣當局雖指派治安單位查辦,但態度消極,致引起社會強烈不滿,一時滿城風雨,諸多猜測,後終因無他殺依據,按自殺死亡處理。

        余登發,1904年生,台灣省高雄縣人,台南商業學校畢業,出身農民家庭。他的政治生涯跨台灣光復前後兩個時空,歷任里長、鄉長、「國大代表」、高雄縣水利會長、第四屆縣長。1963年因涉及「橋頭鄉農會承領弊案」,被當局以「涉嫌瀆職」罪判刑2年,剝奪公權。但他抨擊國民黨獨裁統治,爭取民主、參政議政的鬥爭從未停止,成為台灣社會頗有影響的老一代「黨外領袖」。餘登發具有民族主義感情,主張中國統一,反對分裂。曾表示,「我們都是中國人,中國應該統一才對。如果有人主張台灣獨立,我認為得不到國際上的承認,同時又要在歷史上留下背叛祖國的臭名」。他並曾為促進兩岸人民的交往而一再呼籲。1979年被當局以「涉嫌匪諜吳泰安案」再次被捕入獄,判刑8年,在入獄1年半保外就醫後,仍堅持中國應該和平統一,時常批評臺當局「三不政策」不得人心。他於19882月參與臺「中國統一聯盟」活動,被推舉為名譽主席。

 

鄭南榕抗拘自焚身亡事件 (1989-4-7)

      198947上午,台北市警察局持拘票前往台北市民權東路《自由時代》週刊社,以涉嫌叛亂罪拘提該刊社長鄭南榕時,鄭拒絕拘提,並投擲汽油彈後自焚身亡。此事立即引起民進黨強烈反應。該黨部發言人蔡式淵舉行記者會,抨擊警方拘提不當,併發表4點聲明。台北市警方代表也在記者會上說明警方處理此案的過程。民進黨員與警方對立,數度出現「火爆」場面,致使鄭南榕屍體遲至8日淩晨才被搬出。

        鄭南榕,1946年生,福建籍人。大學肄業後進入商界,因經營失利轉入政界。1984年創辦《民主天地》,1986620因「涉嫌違反選舉法」被捕入獄。出獄後又創辦《自由時代》。

        鄭活躍於黨外,反對國民黨統治,1986年發起「五·一九綠色行動」,抗議國民黨戒嚴統治,併發起「百萬人」簽名運動,要求「中央民意代表全部改選」,「取消戒嚴令」,「普選摧毀萬年國會」。 

 

榮星花園案 (1989-1-16)

      這既是一起經濟事件,又是一起充滿內部派系矛盾和鬥爭的政治事件。19876月,原經營榮星花園的榮星公司,依有關規定向公園處申請獎勵投資開發榮星花園,並且經過公園處初審合格。1988年間,台北市議會審議小組分別為榮星花園開發案舉行了3次審議會議,原則上認為榮星開發可以接受。但就在市議會工務審查小組審查市府總額預算時,卻突然發生議員圍剿榮星案之事。在198851821日審查期間,除了周陳阿春一人贊成外,其它都因本案減少了綠地面積而提出反對。然而到了531,在市議會中,原本反對榮星案的市議員態度突然有了明顯的轉變,無條件同意榮星開發案。

        198812月中旬,《民進週刊》發表文章披露榮星花園開發案有舞弊之情。1219,民進黨議員陳勝宏在台北市議會上又進一步宣稱,「榮星案的賄款撒向了市府官員及議員」。台北市議會當即宣佈將此案交「調查局」偵辦。1989年元月16日經搜查後,「調查局」約談了前公園處處長馮汶波等6人,次日由地檢處收押了馮汶波等3名公職人員。元月20日拘提了周伯倫、康水木、王昆和、周陳阿春、許文龍、陳俊源等6名議員,於是案情有了重大發展。321,台北地檢處宣佈偵查終結。分別以貪污、圖利及泄密等罪嫌,對7名涉案的台北市議員、6名市政府公園路燈管理處官員、4名僑福建設有限公司有關人員共17人提起公訴。榮星花園案因多名市議員和官員涉案,引起巨大的社會震憾。國民黨、民進黨均因涉案而倍受困擾。

 

原住民族還我土地運動」事件 (1988-8-25)

     1988825,台灣阿美族等九大原住民族代表1000多人,在「台灣原住民族還我土地運動聯盟」策動、總領隊劉文雄的帶領下,聚集台北,舉行了「還我土地」遊行示威,並向台灣當局「行政院」、「立法院」以及國民黨中央黨部遞交抗議書,提出5點要求:(1)儘快檢討調整山地保留地,將當局所據有的林班地和財產地徹底清查,以歸還原住民;(2)原屬於原住民的土地,但後來被劃為台灣當局及省市縣政府佔用的土地、河川、新生地,應無償歸還給平地山胞,做為其保留地;(3)凡原屬山胞保留地經當局徵用做其它用途的,若不能恢復原狀時,應從當局佔有的「公地」劃出相等面積且等值的土地,歸還給原住民;(4)台灣原住民族的土地應立即透過「立法」加以保護;(5)在台灣當局機關裏設立部會級的專責機構,以制定並管理台灣原住民族的事務。示威民眾要求「行政院長」俞國華出面作出答覆。但俞避而不見,致激起民眾憤慨,高呼口號,衝入「行政院」。當局慌了手腳,立即調派憲兵、警察進行阻擊,並派「秘書長」錢純出面接受抗議,進行安撫。與此同時,國民黨中央黨部也被迫接受「抗議書」,遂使「運動」平息,未出現暴力衝突。

 

五·二○」事件 (1988-5-20)

      1988520,在台北市發生的一起由台灣雲林縣農民權益促進會率領,有雲林、嘉義、苗栗、宜蘭等市縣數千農民參加的,規模較大的遊行示威活動。主要為抗議台灣當局長期犧牲農民權益,使農民不堪忍受的剝奪政策。他們計向臺當局提出7點要求:(1)編列預算,全面辦理農民及其家屬保險;(2)降低肥料出售價格;(3)增加稻穀計算收購及價格;(4)廢除農會總幹事遴選辦法;(5)水利會應納入當局正式編制;(6)設立專門農業單位;(7)開放農地自由買賣。遊利中,許多同情者也加入了農民示威隊伍行列,使遊行隊伍由數千人增至萬人,震動了整個台北市。台灣當局十分緊張,急忙調動大批憲兵、警察、特務及鎮暴部隊,前往四處圍堵、鎮壓。他們以武器、警棍、水龍頭驅趕、拘捕和毆打農民群眾,甚至記者及圍觀市民亦遭株連。憤怒的農民則以石塊、棍棒進行自衛還擊,並襲擊警車,衝擊「立法院」、國民黨中央黨部。暴力衝突共持續15個小時之久,傷亡人數約120人,被逮捕的約130餘人。台灣輿論界說,這是繼「二·二八事件」後40多年來在台北市發生的一起最嚴重的「警農衝突流血事件」。

    

五·一」遊行罷工事件 (1988-5-1)

     198851,台灣鐵路爆發近100多年來首次火車司機「集體罷駛」事件。參加者約1400多名火車司機,他們因勞工福利無保障而集體「休假」,使臺鐵路運輸全線癱瘓。李登輝對此表示「嚴重關切」。

        同日,高雄汽車客運公司司機也在全線罷工,司機靜坐在車庫前抗議資方不顧勞工福利;位於高雄林園的國民黨黨營企業——東聯化工公司亦爆發全面罷工事件。國民黨中央通過省政府勞工處下令縣政府,依《動員戡亂時期勞資糾紛處理辦法》及《妨害國家總動員法懲罰暫行條例》處理「東聯罷工案」。但民進黨籍縣長餘陳月瑛沒有執行命令。

        當天由工黨發起的「全國各界慶祝‘五一’國際勞工節大遊行」,於下午230分從松山火車站出發,在獅、鼓車隊及原住民團體載歌載舞的助陣下,吸引了大量行人。整個遊行活動於當晚10點結束。423剛剛減刑出獄的「政治犯」白雅燦,以「台灣政治受難者互助會」會員身份出現在遊行隊伍中,倍受人們矚目。

        這一次鐵路、汽車工人的罷工,以及國際勞工節的大遊行,顯示了台灣工人的某種覺醒,極具政治意義。

 

大湖山莊事件 (1988-3-29)

     由民進黨發起的要求全面改選「中央民意代表」的遊行示威活動。1988329,數千名民進黨成員和圍觀民眾跟隨民進黨組織的近百輛車隊後面,形成約2.5公里長的示威隊伍,穿梭於台北市街頭。在遊行隊伍赴內湖大湖山莊向「老民意代表」提抗議途中,與封鎖、阻堵的警察發生了激烈衝突,造成20餘人受傷。

        這次示威活動是民進黨策劃的有關「國會改選活動」的第三次街頭活動。這一天,民進黨各地方黨部的「宣傳車」和人員,大都集結於「國父紀念館」外,各宣傳車上貼滿各種攻擊「資深中央民意代表」的標語,有的以挂豬頭來比喻「老賊」;有的以漫畫來諷刺「老代表」;有的人戴上假鬍鬚,化裝成「老代表」的模樣四處走動。示威者分成三大隊,由尤清、陳博文指揮。隊伍下午1時出發,5時左右抵達內湖大湖山莊向老代表「請益國是」,途中發生流血事件。是蔣經國死後不久發生的事件,說明大陸籍傳統勢力尤其是資深代表所受的壓力已愈來愈大。

    

農民集會抗議美傾銷農產品」事件 (1988-3-16)

     1988316台灣各地農民權益促進會發起一項大規模抗議活動,要求保障農民權益,反對美國農產品傾銷台灣,使廣大農民利益受害。參加者除農民外,還有工黨、民進黨成員以及青年學生等5000餘人。沿途焚燒芻像(即象徵臺當局的「模擬像」),並不時與警方發生衝突。遊行團體先後到美「在臺協會」、臺「經濟部國際貿易局」、國民黨中央黨部等單位呼口號,提抗議,要求當局採取有效措施。

 

民進黨「一二·二五」示威事件 (1987-12-25)

      19871225,民進黨利用國民黨當局舉行的行憲紀念40週年國民大會年會」,事先策劃、組織了一次要求「國會全面改選」的示威抗議活動。其經過是,是日上午9時「紀念會」開始,當蔣經國走上主席臺致詞時,「民進黨國大黨團」成員突然站起來,高呼「全面改選」,後背上寫著「維護憲法」,同時橫舉著「國會全面改選」的綠色布條。在「行政院長」俞國華致詞時,「民進黨國代」動作更為激烈,不斷高呼「全面改選」、「老賊下臺」,並四處遊走抗議,數度與「資深國代」發生扭打衝突。與此同時,民進黨在會場外佈置的示威遊行隊伍,也集中在西門町圓環一帶,不斷以呼口號與演講方式進行抗議,形成「內外夾攻,此呼彼應」之勢。時間達4小時之久。據說,這是蔣經國到台灣後所遇到的最大一次打擊,從此一病不起,未幾即身亡。因而有人說他是被「氣死」的。

 

一二·八」農民抗議事件 (1987-12-8)

    19871285000多名來自梨山地區中部4個縣的果農及宜蘭地區的農民,匯集到「立法院」門前,進行集體請願活動。抗議台灣當局農業政策的失誤,進口大量農產品,造成農民血本無歸。他們要求台灣當局儘速修改農產品進口政策,妥善解決農業危機。警方出動大批警員戒備,與農民一度發生衝突。後「立法院」允許農民代表進入院內協調,當晚530分左右,代表宣佈協調無效。農民們隨後集結成隊在「立法院」四周繼續徒步遊行,雖仍無結果,但表明農民亦已起而為爭取自己的利益鬥爭。

 

蔡格堂事件 (1987-11-17)

     19871117,台灣當局以涉嫌叛亂罪逮捕了蔡格堂。起訴書指稱,蔡格堂,嘉義縣人,因長期收聽中共廣播,並閱讀其宣傳資料,而深受感染,於是產生為中共宣傳的念頭。19847月間,蔡於台北市興安住宅附近工地空屋內,以「觀音」為署名,製作了3000餘張傳單,內容多為有利中共的文字,分別寄給抄錄自電話簿的台北市古亭代書事務所等約八九百個收信單位。蔡還曾「潛赴」大陸參觀。198612月,蔡再次以「高威雄」署名,製作傳單向島內散發,要求台灣當局於1987年元旦宣佈開放與大陸「三通」。蔡被判處有期徒刑。

 

民主聖火」環島長跑事件 (1987-10-31)

     19871031,海外FAPA(台灣人公共事務會)發起的「台灣民主聖火返臺長跑」火炬在紐約點燃。隨即在美國境內長跑,口號為「推動台灣民主、國會全面改選」。1112「聖火」傳抵洛杉磯後,由民進黨王聰松、張俊宏於14日下午護送回台灣。當日下午,民進黨桃園縣黨部發動近百輛汽車同來自全省各地的民眾一起前往桃園機場迎接「聖火」,在經高速公路大園交通要道時,遭警方以路障、消防車、以及鎮暴警察佈下的封鎖線阻擋。張、王乘飛機於下午130分抵達,經2小時特別檢查,攜入的火炬、火種及宣傳海報均被扣留。張、王空手出關與迎接群眾匯合後,前往桃園市。在桃園中正路、慈文路口,由張俊宏點燃事先攜入的火種,傳給「聖火」長跑隊第一棒許榮淑。繞行鬧市區後,在民進黨桃園縣黨部前舉行了向民進黨移交「聖火」的儀式,並將火炬分傳給各縣、市代表。14日到22日,民進黨展開了「民主聖火環島接力長跑」活動,沿途每站配合長跑舉行遊行、演講會,要求「國會全面改選」。22日下午抵達台北。長跑隊員、數千名民眾、數十輛押陣車隊組成的大隊,浩浩蕩蕩跑到「立法院」、「監察院」及「國會」門前,齊呼「國會全面改選」等口號,掀起了「民主聖火長跑、國會全面改選」活動的最高潮。

    

蔡有全、許曹德「涉嫌台獨」案 (1987-10-12)

      19871012,台灣當局以蔡有全、許曹德涉嫌主張台獨、推翻國民黨當局罪收押。1210,台灣高等法院對蔡、許二人提起公訴。起訴書稱,蔡有全係台灣政治受難者聯誼會籌備工作小組召集人,邀集會員140餘人,於830在台北召開大會,成立黨外「台灣政治受難者聯誼總會」,蔡被推為主席。在會員許曹德的提議及蔡有全的附和下,將「台灣應該獨立」列入該會章程,作為「全體會員之行動綱領」。會後,該會即發表「達到建立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的成立宣言;並在慶祝酒會上,許曹德又當眾鼓吹「台灣獨立」。同日晚上,還在台北舉行同歡演講會,蔡有全要求群眾支持「台灣應該獨立」,並採取步驟,實現「台灣獨立」。1988827,台灣「高等法院」宣佈:蔡被判有期徒刑74個月,剝奪公權34個月;許被判有期徒刑48個月,剝奪公權34個月。對此,民進黨主席江鵬堅等表示強烈不滿,並多次採取對抗行動。

 

搗毀《台灣日報》北管處事件 (1987-9-12)

      1987912,民進黨部分成員,因不滿《台灣日報》刊登該黨以金錢雇人前往台北地檢處靜坐示威的新聞報道,乃率領一些人到該報台北處抗議,並衝入辦公室,砸毀室內設備與玻璃窗。隨即,國民黨當局調派警察、鎮暴部隊到現場進行圍堵,當場逮捕了肖貫譽等4人。11月份,在當局判處肖貫譽、壟家聲、楊慶德、賴山吉、顏志宏、簡阿老等有期徒刑時,民進黨又組織百餘人前往抗議,再一次與警察「發生衝突」,幸未釀成暴力流血事件。

    

台中萬人大遊行」 (1987-6-20)

      1987620中午,台中市民進黨人士及中部民眾群聚在台中火車站前,為剛剛出獄的高雄事件受刑人張俊宏返鄉,舉行歡迎會。對此,臺中警部全面封鎖火車站,以蛇籠鐵線網、路障、鎮暴部隊將群眾包圍在管轄區內。張俊宏夫婦及隨同的黃信介、朱高正等人剛下站臺,即被警總人員勸阻,經多方斡旋仍不準出站。一行人遂搭乘原車南下,在彰化站下車,改乘出租車折返台中,在車站封鎖線外與群眾匯合,隨即展開台中市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街頭遊行。參加者近萬人。憲警在台中的防線被衝破後,又在豐原、彰化、草屯等地攔截張俊宏一行,均未收效,使張俊宏及民進黨人在台中縣、彰化市、南投縣等地造成了極大聲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