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中國時報的水準頗高,無關政治立場的藍綠,而是對歷史的關心,我喜歡。中國時報    A14/            2009/05/13(三則皆同出處)

蔣氏新傳哈佛出版 蔣介石終究贏了毛澤東

【劉屏/華盛頓十二日電】
  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心研究員陶涵最新出版的《蔣介石傳》,從全面的觀點著眼,對蔣介石給予了不少正面的歷史評價,迥異於過去西方及中國大陸的描述。他認為,蔣介石為台灣的現代化奠定了基礎,甚至今天中國大陸的走向,是蔣介石主張的方向,不是毛澤東的。

  陶涵說,他本來和大多數的西方人一樣,對蔣充滿負面觀感,諸如縱容貪腐、專制獨裁、丟掉大陸等等,大概唯一的正面觀感是蔣本人很清廉。但是基於自己是「溫和的自由派、外交政策的務實派」,陶涵以開放的心態寫《蔣介石傳》。台灣、大陸、日、美、俄等國陸續有大量資料解禁,尤其是蔣的日記公開,使大家有機會更全面的瞭解、評價蔣。

  陶涵:大陸今天走向 是蔣的方向

  陶涵認為,蔣是高度爭議性人物,處於列強欺凌、軍閥割據的時代,社會正處於新舊交替,經濟上則民不聊生。但是蔣「支持婦女
權益、愛國、痛恨帝國主義,儘管他有好幾個孫輩有外國血統」。又說,蔣缺乏魅力,不受同儕所喜,但有決心、勇氣,且清廉,故廣受歡迎」。此外,蔣「缺乏幽默感,脾氣壞,但很容易笑,且從日記看出他是虔誠的基督徒」。

  陶涵說,蔣知道自己很多舉措不當,也從來沒有為自己的專制鎮壓找藉口,他為某些作法感到痛心,顯示蔣不是冷酷無情之人,所以毛說蔣真誠、正直。

  這本書敘述了歷史事件真相。例如南京大屠殺。書中說,南京保衛戰,「國軍將士殉國者達七萬人」;日本占領後,三個月內,平民遭屠殺者達卅萬,包括活埋、剖腹、姦殺等慘無人道之舉。

  蔣:若我至死獨裁 不過與草木同朽

  又如抗戰是誰打的。書中說,中國軍隊戰死三百萬人以上,還有至少一百萬死於營養不良或疫症,「百分之九十都是蔣的部隊」。至於共產黨,書中說,「毛告訴自己人,要掌握機會搞武裝鬥爭,以壯大自己」。

  陶涵認為,退守台灣,讓蔣終於有機會建設國家,「在社會、經濟等方面,為台灣的現代化奠定了基礎」。

  他說,蔣如果地下有知,會為台灣今天的成功而欣慰,會為大陸的巨變而驚訝,也會為大陸的貪腐「比當年國民黨
在大陸時還嚴重」而痛心。然而蔣最大的感觸,恐怕是中共政權不再高舉「階級鬥爭」、「世界革命」,而是像胡錦濤主張的孔子思想、和諧社會。

  有一段話,過去似未曾公開,見諸二戰時的中國戰區參謀長魏德邁將軍本人所述。謂蔣曾告訴魏,「如果我至死還是獨裁者,不過與其他獨裁者一樣與草木同朽;可是如果我成功的為民主政府建立真正穩固的根基,我會永遠活在每個中國人的家庭中」。

陶涵《蔣介石傳》 生動可讀

【劉屏/華盛頓十二日電】
  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心研究員陶涵在二○○○年完成《蔣經國傳》,由哈佛大學出版社出版。由於《蔣經國傳》獲得佳評,於是哈佛贊助陶涵續寫《蔣介石傳》,在四月下旬前正式發行,書名為《蔣委員長:為現代中國而奮鬥(The Generalissimo: Chiang Kai-shek andt he Struggle for Modern China)》。

  全書厚達七百餘頁。《華盛頓郵報》、《經濟學人》等具份量的刊物都發表了書評。哈大出版社的網站還有對陶涵的專訪。

  哈佛大學史學教授柯偉林稱本書「極為生動、可讀,捕捉了蔣的一生和他所處的時代,比從前任何一本英文著作都好」。喬治城大學教授沙特稱蔣是頂天立地的人物,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藍普頓、哥倫比亞大學黎安友等人也都非常推崇本書。

  華郵的書評說,大陸長久稱蔣為「匪」、「美帝走狗」,如今終於還他「愛國」、「推動現代化」等本來面貌。而且大陸主流學者也說,如果一九四九年獲勝的是蔣而非毛,今天的中國可能更好。

  《經濟學人》則謂,蔣的負面形象,主要是因為左派人士在四年代的宣傳所致,如今陶涵的著作推翻了若干某些重大誤解。

 

蔣奉厝那天 毛臥床聽了一天哀樂 蔣曾昏迷半年 國人渾然不知

【劉屏/華盛頓十二日電】
  陶涵的《蔣介石傳》,透露了蔣介石在最後幾年,許多不為人知的情況。有蔣個人的,也有大時代中的變遷,例如尼克森總統打定主意與中共建交、不支持台獨等。各方也很清楚,中共加入聯合國、台灣退出,只是遲早的事。

  蔣在八十二歲(一九六九年)出現心臟病,對外保密。接下來幾年,陸續出現假
不適、關節酸痛、腿部癢等病症。本來蔣從六年代起很少發脾氣,多數只見在日記中發火。可是這幾年,副官發覺他發脾氣的時候變多了。不過他依然洗冷水澡,依然坐姿筆直。

  一九七二年七月,即美國總統尼克森訪大陸後五個月,蔣心臟病發作,醫官注射強心針,挽回性命,但蔣陷入昏迷。所以那年雙十國慶,蔣沒有露面,是一九四九年來的第一次。隔年元月,蔣忽然恢復意識,原因無從解釋。於是回到士林官邸,但從此坐輪椅,一直很虛弱。蔣經國每天晨昏定省,陪同吃晚飯。

  這年十月,蔣夫人發現患乳癌,需化療,為免蔣擔心,編個理由,說是「感冒了」。一九七四年,夫人必須動乳房切除手術
,於是又編個理由,說是到美國走一趟。

  一九七五年四月五日晚,蔣突然心跳停止。醫官以藥物
直接刺入心肌注射,心跳恢復。夫人趕來後,蔣心跳又停,醫官再次急救,但無效。此時蔣經國亦趕來。醫官準備第三次急救時,夫人說,算了吧。蔣在午夜前數分鐘逝世。

  蔣奉厝那天,在北京,毛澤東知道自己也來日無多,在床上聽了一整天哀樂。

  蔣最後幾年,美國積極與大陸來往。一九七一年,尼克森宣布支持北京當局進入聯合國並取得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席位,但美國同時支持中華民國繼續留在聯合國。

  其實尼克森、季辛吉很清楚,中共絕不同意讓台灣留在聯合國,所以就算美國的方案暫時有效,可是至多一年,台灣還是會被排除出聯合國,「蔣氏父子完全瞭解這種安排只會讓台灣再一次遭受羞辱」。

  季辛吉告訴毛,由於水門事件,美國無法按原先設想的與中共建交。

  也在這段期間,美國宣布出售十五艘驅逐艦、二艘潛艇,以及六十輛M-48坦克給中華民國,同時美國授權台灣裝配F-5戰機。這些發展,令周恩來處境益發困難,因為大陸的激進派怪罪周,說周上了美國的當。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