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到了,好熱,我討厭夏天;還有一個原因:夏天就要流汗在球場上,但是我卻已經高掛球鞋了……。
       僑大的課結束了,今年特別快,和學生相處的時間變短,但感情卻仍是濃郁的。希望大家都申請到好學校,有空來找老師吃飯。
       申請案還沒下來,一顆心懸在空中,放不下來,也讓我最近很沒動力寫論文,反倒是看了不少閒書,備課,寫其他雜文等等,頗不務正業的。
      「老皮心情終結站新版」已經開張,但是原站無法更新了,讓我很不爽,MSN應該改進,以前的資料都找不回來了,那還用心經營部落格幹嘛呢?一出問題就沒了,真不保險啊。
        慧瑩老婆申請到宿舍,以後在宜蘭又多了一個基地,但缺點是要花點錢整修,還蠻陳舊的,有點像廢棄的眷村,大門都還是木頭的……流汗。
       好久沒見到老師,心中忐忑不安,為什麼會這樣呢?明明自己就是一個不起眼的研究生,不要把自己看得那麼重嘛,是嗎?只能這樣說,期待與失落是一體兩面的,只有「無心」,才能真正獲得快樂。
       老友葉鑫驊的婚禮不能去參加,對他感到很抱歉,只好加倍給禮金,並請圓山大飯店,作為補償囉。當然,我也虧大了啊。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