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欣誼/台北溫哥華電話採訪】
  從一粒沙看見世界,從一朵花想見天堂,這不僅僅是藝術家敏銳之眼所見,歷史學家卜正民(Timothy Brook)在新書《維梅爾的帽子》中,就從十七世紀荷蘭畫家維梅爾(Vermeer)畫中一頂軍官的帽子,開展出十七世紀波瀾壯闊的世界歷史

  今年五十八歲的卜正民出生於加拿大。他一九七年代就讀多倫多大學時,曾以交換學生身分留學北京、上海兩年,至今已出版十多部著作。他以哈佛博士論文改寫成的《縱樂的困惑:明代的商業與文化》,被耶魯大學教授史景遷(Jonathan D. Spence)稱讚:「充滿了動感和細節。」

  畫中場景 成他筆下通往歷史之門

  卜正民大學時主修英國文學,走上中國歷史研究,純屬偶然。「當時我修了很多哲學課,漸漸對中國佛教感興趣,開始學習中文。留學上海復旦大學那一年,才決定以中國晚明時期為研究主題。」

  卜正民說:「晚明最吸引我之處在於當時儒法之爭,形成一段思想爭鳴的時期,王夫之、顧炎武、黃宗羲等這些深刻的思想家,幫助我理解他們如何經歷時代的矛盾。」

  不過,在《維梅爾的帽子》中,他另闢蹊徑,以身處維梅爾畫中細節為引子,包括瓷器、地圖、草、白銀等,編織出十七世紀全球貿易網絡,進而觸及網絡中的中國。

  出身加國 因佛教開始研究中國史

  年來維梅爾在西方藝文界再度成為熱門話題,以他的畫作《戴珍珠耳環的少女》為名的小說、電影風靡國際。他畫中常見的居家場景,成了卜正民筆下一道道通往歷史的門。例如《軍官與面帶笑容的女子》這幅畫中,卜正民從軍官戴的海狸皮帽子說起,談到法國探險家如何前進北美,從印地安人手中取得海狸皮,再把這筆資金,用來找尋傳說通往中國的航道。在其他畫中,他還要讀者注意擺放水果的瓷器,因為那是中國的瓷盤。

  甚至畫裡的桌上擺著幾枚幾乎看不見的銀幣,是從南美開採出來的白銀,被歐洲人用來購買中國瓷器、絲綢,而正是這些從歐洲源源輸入的白銀,支撐起中國晚明的奢華。

  面對未來 「樂觀總是比較健康」

  卜正民說:「現在席捲我們的全球化,就從十七世紀開始,當時中國和西方就以前所未見的方式,展開交流。」

  卜正民認為,自己出身加拿大,讓他面對歷史的核心態度,與美國學者有相當大的差別:「我是從一個小國、而非大國的角度來寫歷史 。」他也認為,「人非孤島,無人可以自全」,「我們不能拒絕全球化的浪潮,應積極找出一條各國彼此尊重的和平之路。」

  除了十七世紀,卜正民的研究觸角也觸及當代中國,他曾寫過南京大屠殺、六四事件等專著。

  卜正民對歷史的態度是:「歷史曾經發生的殘酷不會消失,我們還是要好好面對未來,也許我把世界的將來簡單化了,但我想樂觀總是比較健康的!」

 

引自中國時報    A13/文化新聞           2009/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