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欣誼/台北溫哥華電話採訪】
  在西方漢學家中,華文讀者最熟悉的名字,莫過於出版了四十幾本著作的史景遷。他以文學之筆出入歷史之境,將千百年前的場景,生動、立體地展現在我們眼前,在歷史寫作領域建立起獨特地位。比起名氣響亮的史景遷,卜正民說故事的功夫同樣精彩,不僅獲學界肯定,也大受西方讀者歡迎。由於台灣讀者對卜正民相對陌生,將他拿來與史景遷比較,就成了有趣的切入點。

  史景遷出身英國,任教於美國耶魯大學,去年退休;卜正民是加拿大人,二○○七年開始到英國牛津大學任教。但將兩人相提並論有點不公平。因為年過七旬的史景遷,比卜正民大了整整十五歲,算是「前輩」。

  卜正民說:「我很佩服他,我在哈佛唸書時就曾跑去耶魯大學拜見他,也因這層關係,他對我很好,常為我的書寫推薦。」

  卜正民說,史景遷的書好看極了,例如《婦人王氏之死》從普通人的生活勾勒出整個歷史時代背景,手法成功;讀他的新書《前朝夢憶張岱的浮華與蒼涼》也是非常享受的過程。

  但論及兩人的差異,卜正民的看法精準:「我們都想把一個過去的世界,生動呈現在現代讀者面前。但史景遷的寫作策略,是將歷史與現代的界線模糊掉,讓人彷彿置身過去。我則是非常自覺,我希望讀者不要忘記我們如今身處在哪裡,不要把過去和現在混在一起。」

  此外,他也提到史景遷擅從人物切入,不論是康熙、張岱或不知名的婦人,他自己卻未曾嘗試,因此下一本書就打算挑戰人物傳記,「我要以一位廿世紀中國人物為題材,但究竟是誰?現在還不能透露!」

  評論家楊照提到,史景遷與卜正民的寫作,都反映出史學研究近卅年來的重大轉向,那就是從過去只講帝王將相的大歷史敘述,轉而重視細節,藉由細節的描繪和建構,將「歷史知識」化為讀者可以感受的「歷史體驗」。

  例如《維梅爾的帽子》把畫中細節逐一拉出,「畫中人為什麼戴這種帽子?為什麼窗子這樣開?牆上地圖為什麼掛在這裡?你看到了嗎?你真的知道嗎?當我們追索來歷時,所有理所當然的東西,都會變成有趣的故事,從一頂帽子就會拉出一個巨大的世界。」

 

引自:中國時報    A13/文化新聞           2009/04/23

廣告